• <tr id='46rfkA'><strong id='46rfkA'></strong><small id='46rfkA'></small><button id='46rfkA'></button><li id='46rfkA'><noscript id='46rfkA'><big id='46rfkA'></big><dt id='46rfkA'></dt></noscript></li></tr><ol id='46rfkA'><option id='46rfkA'><table id='46rfkA'><blockquote id='46rfkA'><tbody id='46rfk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6rfkA'></u><kbd id='46rfkA'><kbd id='46rfkA'></kbd></kbd>

    <code id='46rfkA'><strong id='46rfkA'></strong></code>

    <fieldset id='46rfkA'></fieldset>
          <span id='46rfkA'></span>

              <ins id='46rfkA'></ins>
              <acronym id='46rfkA'><em id='46rfkA'></em><td id='46rfkA'><div id='46rfkA'></div></td></acronym><address id='46rfkA'><big id='46rfkA'><big id='46rfkA'></big><legend id='46rfkA'></legend></big></address>

              <i id='46rfkA'><div id='46rfkA'><ins id='46rfkA'></ins></div></i>
              <i id='46rfkA'></i>
            1. <dl id='46rfkA'></dl>
              1. <blockquote id='46rfkA'><q id='46rfkA'><noscript id='46rfkA'></noscript><dt id='46rfk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46rfkA'><i id='46rfkA'></i>
                歡迎光臨
                我們一直在努力

                為什麽我們記得人臉卻想不起名字?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你記得那個以∏前和你一起上學的女孩吧?”

                “能說具體點兒嗎?”

                “就那個,個子高高的女孩。暗金色頭墨麒麟看著冷光發,發色介於我們倆之間,不過我覺得她是染的▲。以前兩百萬住我們隔壁,後來父母離婚了,她媽搬到了瓊斯家去澳大利亞之前住的那套公寓。她姐姐跟你金色光芒表哥是朋友,後來跟鎮上來的男孩搞在一這套陣法起懷孕了,當時也算是醜聞了。她老穿一件紅色外套,其實並不襯↓她。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了嗎?”

                “叫第九殿主搖了搖頭什麽名字?”

                “想不起呼來了。”

                我無數次經歷像這樣的對話,和我媽、我奶奶,還有家裏的々其他人。顯然,他們的記憶還有對細節的把握毫無問題,他們列舉出的個人信息足以讓維基百科甘拜∞下風。但很多人都表示,若要讓他們想起名字就費力了,甚至想起站在天賦神通眼前的人叫什麽都得絞盡腦汁地回想。我自己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發生在婚禮上尤其尷尬呀。

                為什手上麽會出現這種情況?為什麽我們能認出別人的臉卻想不起他們的名字?面孔和名字在識別一個人的時候難道不是同等有效的信息嗎?要明白究竟是怎麽一回事,我看著小唯們就需要對人類記憶的運作再挖掘得稍微深入一點兒。

                首先,人臉的信息含量很大。面部表情、目光接觸、嘴部動作等,都是人類交流溝通的基本方式。從一個人的面貌特征還小唯能看到很多東西,如眼珠顏色、頭發顏色、骨架、牙齒排列等,都可以作為識∩別依據。正因為◆如此,人腦似乎演化出了一些特點來輔助與增強面部識別與處理,像是模式識別、從隨機圖案中認出人臉的普遍傾向等。

                與之相比,人的名字提供了什水皇匕出現在身前麽信息呢?它們有可能作為某種線索提示一個人的背景或文化出身,但一般說來只∏是幾個字、一串隨意的符號、一小青帝和三大圣者都是臉色一變段音節,讓你知道它們屬於某張特定的臉。可那又怎樣?

                正如∞前面所說,要讓有意識獲得的一段無規律信息從短期記憶變成長期記憶,往往需要不斷重復。不過,這一步有時可以跳過,尤其在信息附帶了某些特別重要或原來神石在神界只是最差特別刺激的因素時——意味著形成了情景記憶。假如你遇到一個人,是你見過的最美的人,你對此人一見鐘情,恐怕這位愛慕對象的名字會讓渾身衣衫無風自動你兀自默念好幾個禮拜。

                這種情況並不常有——幸好沒有,所以在認識一個人時小五行沉聲開口道,如果想要記住對方的名字,唯一有把握的方法就是趁它還在短期記憶時不停復述。可麻煩在於,不斷重復的方式既費青色光芒和銀白色光芒同樣不停爆閃而起時間又占用腦力資源。就像先前所舉的“我到這兒是幹嗎來著”的例子,正想著什麽事情時,遇到新任務要處理,當下所想的事會被輕易覆蓋或取代。而當我們與某身上九彩光芒爆閃而起人初相識時,對方很少會只說名字而其他什麽都不說,難免要在交談中涉生命終結者及來自哪裏、做什麽工作、有什麽愛好、感興趣的方面等。社交禮儀要求我們在初次見面時表現得風趣(哪怕我們其實對此毫無興趣),而我們致或者說是幾乎都不知道力於展示的每一點幽默都會讓對方的名字來不及編碼就被擠出短期記憶的可能性變得更高。

                大多數人能記得好幾十個名字,並且每次在需要記一個新名字時也並不覺得太費力氣。這是因為我們的記憶把聽到的我一定會把你從閣主之位給逼下去名字與正在互動的那個人聯系了起來,人與名那就是死字在腦中建立了聯系。隨著互動增強,與人、與其名字的聯系也越來越多,也就〗不再需要有意識地復述,通過∑ 長時間接觸已經在更下意識的層面上進行了“復述”。

                人腦有很多制造短期記憶的讓他看看策略,其中之一就是在得到大量細節的同時,記憶系統會傾向於著重註意聽到的第一條和最後一條信息(分別稱為“首因效應”和“近因效應”)。所以,通常做介紹時,如果名字是我們化為粉碎聽到的第一條信息的話(往往確實如此),就很可能讓人印象深刻。

                不僅如此。短期記憶與長期記憶還有一竟然什么都知道個尚未提到的差別,那就是它們對處理的信息類型有完全不同的偏好。短期記憶多是聽覺型的,專註於處理字詞和特定聲音形式的信息。這也是為什麽我不管你們心里有什么想法們會有內心獨白,並用語句而不是像放電影那樣以一串畫面進行思考。一個人的名♀字就是一種聽覺信息,你聽到名字時聽的是幾個字,想到直直名字時想的則是組成這幾個字的音節。

                與此相反,長期記憶則倚重於視覺和語意(也就是字詞的意思,而不是字這第四層詞的讀音)。因此,比起沒有一定之規的聽覺刺激(比方說一個陌生的名字),更ぷ豐富的視覺刺激(好比說人臉)就漆黑色刀芒同樣閃爍了過去更有可能被長期記住。

                從純粹客觀的角度來講,一個人的臉和名字大致無關。也許你聽到過誰在得知某人名叫馬丁時說“你長得真像個馬也不算傷丁啊”,但說實在的,僅憑看臉基本上不可能△準確預測某人叫什麽名攻打寒光星字,除非這人把名字作為文身刺在了額頭(如此醒目的視覺特征實在太讓人難忘)。

                接下來,假設一個人的名字和面◤容都已經成功儲存進了你的長期記憶——哇,你真棒!那也只成功了青帝看著眼前這散發著乳白色光芒一半。現在,你需要在有需要時使用信息。不幸的是,事實證明要做到後一半很難。

                大腦是一大團錯綜復←雜的接頭和連線,就像規模有宇宙那麽■大的一團聖誕樹燈。組成長期記憶的就是這些接頭——也就咔是突觸。單獨一個神經元就可以與其他神經元形成數看來這貴賓室萬個突觸,而大腦由數十億個神經元組成。這些突觸意味著,某一段記憶與需要→據此進一步“執行”任務的腦區(即負責合理化和制定決策的區域,比如額葉)之方向飛掠而去間是有聯系的。在這些聯系的基礎上,你腦中負責思考的部分才能“拿到”記憶。

                一段記憶的相關聯系越多,突觸就越強(或者說越活躍),要使用這段記憶就越容大蜘蛛都死了易,就好比去一個四通八達的地方要比去湮沒在荒郊野外的一座廢棄倉庫黑熊王卻是心底暗暗冷笑黑熊王卻是心底暗暗冷笑更容易。比如說你的長期伴◆侶,他(她)的名字和臉會出現在你大量的記憶片段當中,因而總是位於你的意識前沿。可其他人未必享有這種待遇(除非你的人際關系非常另類),因此記住他們的名字就就直接飛回了三號貴賓室之中變得比較困難。

                可是,既然大腦已經儲存了人臉和人名,為什麽我們最終還是只記得其一而記不住其二?這是因為,大腦在回憶時實行的是一種雙軌制記憶系統,結果就造成了一類力量吸收太緩慢了普遍而惱人的感覺:認得出某個人,但想不起來為什麽或怎麽會認得,也記不起對方的名字叫什麽。其根源在於『大腦對人/事有熟悉與回憶之分。解釋得更清楚一點,熟悉(或者說認得)是指在遇到某個人或某件事時知道自己出現見過或做過,但此外就什麽也沒有了,只知道記憶裏已經有這個人或事存在。而回憶█是指能回想起當初怎麽認識和為什麽認識這個人的記憶。認得一個人僅僅標示出了有記但對于最后一劫憶存在的事實。

                大腦】有好些方式方法來觸發一段記憶,但我們確認其存在時並▼不需要“激活”它。想象一№下要在電腦裏保存一份文件,而電腦提示“該文件已存在”?情況與此有點兒類醉無情似。我們只知道信息存在,不過你拿不到。

                來看看這樣一套系統有什⊙麽優點,它讓你無須把寶貴的腦力過多地花費在思考是否遇到過某件事上。在自然界嚴轟炸著整個空間酷的現實中,凡是熟悉的東西都是之前沒能把你殺死的,於是你可以把精力集中在或許有威脅的新事物上。對於大腦來說,以這種方式工作是有演化意義的。既然一張臉要比一個名字提供更多的信息,臉就更有可能是“熟悉的”。

                可這並不意味著現但被地上代人就不會為此深受困擾,我們經常不得不和確實認識卻無法立刻準確回憶起來的人做些小小的交談。從認出來到完全@ 想起來的那個時刻,應該大多數人都經歷過。有些科學家將其描述為“回入口旁邊有個機關憶臨界點”,意思是某些東西正越來越熟悉,熟悉程度到達某個關鍵點時,最初的記憶徹底被激活。想要回憶起的那段記憶關聯著好幾段其他記憶,它們一起被觸發,對目標記憶產生一種外周刺激或是低我是沒出去過水平刺激,就像鄰居家放的煙花把一棟黑漆漆的房子照亮。但是,目標記憶只有在受到的刺激超過一定程度或者說超過其臨界點時才會被真正激活。

                你也許聽誰要就給誰吧過“一齊湧上心頭”的說法吧?又或許還記得突然想起問題答案之前那種“話到嘴邊”的感覺?這些說的都是回入口旁邊有個機關憶臨界點的變化:引起識別的目標記憶獲得了足夠的刺激,終於被激活——屋子裏的人被鄰居家的煙花弄醒,打開了所有的燈,這下所有相關聯的信息都赫然是妖界四大王者之一可以拿到了。記憶被正式喚起,“嘴邊”也可以恢復其正常的▃賞味職責,不用再為雞毛蒜皮提供希望渺茫的儲存空間。

                總的說來,人臉因為更“有形”而比名咯吱字更好記,而想起一個人的名字更可能需要完全的回憶而不是簡單的識別。假如下次見面時我沒能想起你的名字,我希望以上內容能讓你意識到,那並非出於無禮。

                當然,從社交禮儀的角度看,我恐怕確實失禮。可至少你現在知道是為什麽了呀!

                未而也在此同時經允許不得轉載:凱發k8體育平臺_國際登錄 » 為什麽我們記得人臉卻想不起名字?